收起左侧
发新帖

脱口秀杨笠:从“普信男”到“父亲的葬礼”,她变了吗?

时间:2022-9-30 10:25 0 213 | 复制链接 |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任何一场生死别离都是沉重的,那些被真情实感包围的无力前行的悲观者,无法利用这种重量撬动利益;那些无法开口的仙逝者,也无法阻止人世间演给活人看的眼泪。
《脱口秀大会》第五季第五期,在杨笠出场前的背景片段中,观众便得知她要讲去世父亲的故事,这足以让有类似经历的中年人,包括我,心有戚戚。父母是隔在生死之间的一道门,他们的离去,让每个人开始直面死亡。其中的哀痛与低落、对生命的困惑、对逝者的思念,常常让人长久走不出阴霾。
DSC0000.jpg

在本季《脱口秀大会》的第四期,程璐和思文这对兄弟笑着袒露曾经的伤痕,足以淘汰技巧更为成熟的KID和海源,而在此节点上,正是杨笠逐渐“淡化性别对立梗”便迅速“没人骂我了”的转型期。
自然,以人之常情,父母逝世对人的打击力量级远高于离婚。那么,如果表达出真实的情绪和深刻的思考,杨笠很难不晋级。
比赛的结果印证了这一点,杨笠“胜利”了。但无论代入情感还是拿出理性,比赛的过程都让人困惑不已。
(一)
表面上看,话题是围绕着逝者的,可细抠具体的文本,发现杨笠从来没有讲过一个关于父亲本人的,或者鲜活,或者感人,或者喜乐的画面瞬间。
那么,文本中有在世的人对他的缅怀吗?也没有。真正填充起“父亲的去世”这一话题的是:
[ol]母女二人一个失去了男人,一个还没有男人,猛然间互相担心且“懂你”了。[/ol]
DSC0001.jpg

2. 姐弟二人共同担心乡亲们“围观”葬礼,并因此失态。
DSC0002.jpg

3. 姐弟俩事前平衡戏份,大姐姐高风亮节,打算让弟弟带上主角光环。
DSC0003.jpg

4. 葬礼现场,姐姐抢戏了,弟弟事后感到压力山大,甚至怒气上涌。
DSC0004.jpg

5. 姐姐表示,做艺人的,在围观中容易戏精上身,希望得到理解。
DSC0005.jpg

6.姐弟一笑泯恩仇后,最大的感悟是:活人最重要的还是笑出来。
DSC0006.jpg

这场脱口秀看似是关于父亲去世的,但唯一缺失的却是父亲的形象、故事、温度。父亲走了,可似乎重要的不是他,而是他空缺后给活着的人种种不习惯、压力、焦虑、矛盾。
凡间似乎没有人真正在意他,甚至在他一生那唯一和永远的句号之处,都没有他的影子,那么,他才真的“死”了。
我自己,以及我所认识的痛失亲人的大多数朋友,也许在哀痛初期会有一些保护性的情感抽离,在那一两个瞬间,伤感的确会在“节哀”的劝慰中不知所踪地短暂沉睡,但我从未遇到过,一个深爱的人去世,大家最担心的是世人眼光、自己的形象与利益,活人还能不能笑出来这些事情。
我早已预备好的与杨笠的“共情”,毫无疑问地落空了。
(二)
大张伟所说,如去世、癌症,都可以调侃,成为有力量的东西。如果说这方面有例证,那就是篮球巨星科比的葬礼。
当时,奥尼尔说,科比一直就是一个认真的人,但因为自己的态度让科比生了不少气,二人曾经因为谁是队伍中的老大而进行过辩论。
DSC0007.jpg

这些桥段甚至让科比的妻子瓦妮莎“笑场”。
DSC0008.jpg

乔丹在追悼会上一边哭一边说,自己又有一个哭泣的表情包了,当听到这句话后,瓦妮莎再次被乔丹的自黑发言逗笑了。
DSC0009.jpg

就连瓦妮莎本人,在追忆科比与吉安娜生前趣事的时候,也成功逗笑了魔术师约翰逊。
笑中带泪,是对生命的礼赞。调侃悲伤也能“有力量”的前提是:这是对逝者的共同告别,而不是活人的秀场;这是对逝者曾经时光的追忆,而不是活人眼下的焦虑;这是最后的、属于“TA”的仪式,不是其他任何人的剧本。
调侃那些沉重的事情,揭开那滴血的伤疤,是可能变得有力量,可必然“有力量”吗?从可能到真实,依靠的是一颗颗真心,是对生命的感怀,不是对自身现状的高度关注,不是“最重要的是我要笑起来”的自我中心。
(三)
如果结合思文的表现,我们也许更能理解人在修复伤痕过程中的真实反应。
和告别亲人这块“大石头”相比,离婚显得浅薄了许多,如果离婚都走不出来,在很多人眼里是矫情,在脱口秀这里被形容成“大烂梗”。
其实,即便是锦衣玉食的林黛玉,其伤感也是可歌可泣的,因为真实。
DSC00010.jpg

人无论是被大石头绊倒也好,被小石头绊倒也好,都有真实的疼痛,都需要有站起来走出来的过程,都需要局部或者深层的心理秩序重建。
因此,我一点也不觉得“离婚梗”烂,甚至还写文支持。
【链接】《脱口秀大会》的离婚梗
我一点也不觉得年轻人追求个人成功遇挫迷惘,就不值得关注。
【链接】张骏和赵晓卉的共同迷局
一度高傲的女王被离婚打击,也会憔悴、低落。像这样:
DSC00011.jpg

人不需要觉得受挫的样子不体面。这是有灵魂的人的必经之路。
曾经使我悲伤的一切,也是我热爱的一切。
思文用了两年时间重回舞台,得到了于文文送上的《体面》,即便不再是女王,也依然是胜利者。
越是爱得真切,越会在失去时痛彻心扉。我们唯一能做的,是接受这一切,然后慢慢与它和解。当终有一天你可以从中感受到力量的时候,自己会获得成长,他人会得到疗愈。
(四)
如果稍微理一下前后的时间线,能发现杨笠的父亲是两年前去世,去世前病了一年多。
这三年期间,是一个父亲与病魔斗争和告别亲人的时间段。
这三年期间,杨笠逐渐找到性别梗流量密码,靠“男人垃圾”“普信男”成为网络红人。
DSC00012.jpg

这三年期间,杨笠拿到越来越多的“商务”,把那些男人气个好歹。
DSC00013.jpg

这三年期间,罗永浩“负灯请罪”,为自己作为一个男人而过意不去。
DSC00014.jpg

大张伟大演求生欲,没等杨笠开讲就要拍灯。
DSC00015.jpg

杨澜委婉表示“每个人都有权力自信”“希望杨笠更多展现技术”。
DSC00016.jpg

【链接】为杨笠尖叫的女观众,大多误解了罗永浩的“负灯请罪”
在杨笠爆火的阶段,她不需要正式发言,只要有她的身影,就有女性的尖叫。
DSC00017.jpg


在这三年,杨笠用自己的系列作品为男性打造了一个“求生欲”矩阵:
如果你反对杨笠,那你就是普信男,如果你反对杨笠,你就是不成功的男人,因为她说只有成功男人经得起她的调侃。
大馒头堵嘴:你只要生气了,就是被我言中了,不让我调侃的男性,都是失败的男性。
在这种预设的情绪陷阱里,国男是没有存活空间的。我不攻击你,那你就是失败的男性——被羞辱;我攻击你,但我不认为你是成功男性——依然羞辱你。被羞辱的你如果表示反对,那就是对号入座了——继续羞辱你。你如果通过网络向我发起讨伐——那就是恼羞成怒,如有可能你一定要家暴我,如没机会你就会家暴别人。
360度的无差别攻击和“禁止回击”的道德绑架,让求生成为奢侈,送灯成为正确,身为男人成为原罪。沐云,公众号:王堂堂为杨笠尖叫的女观众,大多误解了罗永浩的“负灯请罪”

也许是认识到了“火中取出的栗”虽然弥漫着金色的香气,但终有惹火烧身的危险。杨笠也开始“转型”,她好像在回避性别话题,但稍微一细看,也只是性别话题不这么明显了而已。
DSC00018.jpg

随之,杨笠好像也没这么“红”了。黑红在消退,洗白未完成。连杨笠都在感慨,不是说互联网是有记忆的吗?
DSC00019.jpg

于是,在那位父亲去世两年后,一个几乎没有父亲背影的《父亲的葬礼》跃然而出。以脱口秀技巧上的造诣来看,它显然还不足以达到重新翻红的效果,也远未达到“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的思想境界,但,这足以构建另一种“求生欲困境”——我都搬出他老人家来了,你不感动还是人吗?
你不给灯还是人吗,你回嘴还是人吗,是不是似曾相识。
所以,从网络评论来看,大多数评论者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让死者为大的道德传统受到丝毫的冲击。不好笑的脱口秀永远有原罪,除了《脱口秀大会》第五季第五期。
我相信这个世界存在过一个很好很好的父亲。他生前需要付出怎样的包容,我几乎可以想象,他终生没有来得及享受女儿那波商务红利的实惠就上了病榻,即便他走了,还要在一个微妙的时间,以一种最合格的方式,最后帮自己的骨肉延续事业成功。
一个普通人的离世,在口是心非的“退网吧,我累了”的话题下,也变得如此有“价值”,只是我们已找不到他被爱过的证据,却只能看到他很有用的现实。
如熊浩所说,一颗螺丝钉怎么能哭呢,你一哭,就生锈了呀。
最后用今天晚餐和友人的一个笑谈结束文章吧。
晚饭时,几个哥们互相打趣讥笑拿筷子的姿势。其中一个当老板的哥们说,我小时候拿筷子要是姿势不对,我爸就狠狠地揍我,他说这个拿法,以后娶不上媳妇。想想今天,感谢我爸。
我说,我拿筷子一直像握铅笔,小时候我爸看到我这恶心的拿法却在笑,说拿笔拿筷子一个样,说明以后必然靠写文章吃饭。
全桌哗笑。
父亲已经离开我六年多了,我很想念他,只要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拿筷子很丑很丑的孩子还在写文章,还在想着他,甚至还在调侃他真实的过往,他就没有真的离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