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发新帖

日本富豪想花5亿美元去月球却最终放弃,这事要怪马斯克吗

时间:2024-7-1 09:32 0 327 | 复制链接 |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揭秘日本亿万富翁前泽友作SpaceX月球之旅失败背后
Behind the Demise of a Quirky Billionaire’s SpaceX Moon Mission
7月1日消息,日本亿万富翁前泽友作原计划搭乘SpaceX巨型火箭,携手八名艺术家共同进行的绕月旅行最终未能成行。此前,他与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旗下太空公司之间长达数年的合作关系亦逐渐陷入紧张。尽管该计划耗资高达5亿美元,但显然,马斯克有着更为优先的事项需要他去实现。
在2018年,日本电子商务大亨前泽友作与SpaceX达成了一项开创性的协议,他支付了巨额费用,计划带领一个由八名艺术家组成的团队进行首次环月飞行,这一项目被命名为dearMoon。作为协议的一部分,前泽友作提出了特别要求,如希望SpaceX能为其定制“星舰”(Starship)乘员舱的内部设计,这艘近122米高的火箭将把他们送往太空。
据接近项目的人士透露,前泽友作的设计要求深受日本和北欧文化的启发,要求整个空间装饰有木镶板,而浴室的设计则类似于瑞典的桑拿浴室。考虑到艺术家们将在旅途中创作音乐和视频,前泽友作还特别要求SpaceX在乘员舱的声学效果上投入更多关注。
这些奢华的要求背后自然伴随着高昂的价格。据一位了解交易细节的人士透露,前泽友作在2018年签署了一份初步价值5亿美元的合同,并约定将根据SpaceX在星舰开发过程中达到的不同里程碑进行分阶段支付。去年12月,前泽友作在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确认,媒体报道的1000亿日元(约合6.22亿美元)的预算“并无误传”。
原本计划于2023年进行的绕月旅行,因技术开发等问题被迫推迟。最终,在今年6月初,前泽友作宣布,由于无法确定星舰准备就绪的时间,他决定取消这一月球旅行任务。
尽管dearMoon项目在公众眼中可能被视为SpaceX的一个异想天开的奢华副业,但它为SpaceX首席执行官马斯克在星舰开发上的未来押注提供了关键的资金支持。在达成这项协议时,SpaceX尚未成为今天的行业巨头。据报道,该公司2018年的收入不足20亿美元,而内部预测显示今年的收入将飙升至150亿美元。
当时的星舰还被称为BFR,是马斯克宏伟愿景的核心。他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将宇航员送上火星,实现人类在多星球上延续生命的愿景,但这一切都需要庞大的资金支持,以使星舰成为现实。他在前泽友作那里得到了支持。
马斯克在2018年宣布dearMoon任务时强调:“为BFR提供资金无疑是关键,而私人客户或任何BFR的客户对火箭开发的资金支持,都为我们带来了难以估量的帮助。”
然而,随着时光推移,SpaceX已无需再依赖单一富有的太空游客来资助星舰的开发。该公司如今主导着太空火箭发射市场,为美国宇航局(NASA)和其他客户运送货物与宇航员,同时其星链(Starlink)卫星互联网服务也成为了重要的新收入来源。
当星舰逐渐接近成为现实之际,SpaceX还有一位高优先级客户在排队等候搭乘这款火箭。NASA计划将宇航员重新送回月球表面,并为此与SpaceX签署了价值超过40亿美元的合同。
但正如媒体先前报道的,NASA也对SpaceX在火箭准备方面的延迟感到失望。6月初时,SpaceX成功地将一枚无人版本的星舰送入轨道,其火箭助推器和太空舱均成功返回地球,并在第四次试飞中溅落海洋。
自2001年投资者丹尼斯·蒂托(Dennis Tito)搭乘俄罗斯联盟号火箭进入太空以来,富人们多年来一直在为太空旅行买单。随后的几年里,维珍银河与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旗下的蓝色起源为付费客户提供了亚轨道飞行的机会,而SpaceX也开辟了一项新业务,将私人游客送往国际空间站。然而,这些任务在规模和价格上,都未能与“月球之旅”相提并论。
据知情人士透露,当前泽友作发现dearMoon项目无法实现最初设定的2023年发射目标时,他与SpaceX之间的紧张关系开始加剧。这位日本亿万富翁曾试图与SpaceX协商,希望搭乘其猎鹰火箭更早进入太空,但谈判最终陷入僵局。
前泽友作最终做出了艰难的决定。他在社交媒体上写道:“在这种情况下,我无法再规划我的未来,让机组人员继续等待让我感到非常愧疚,因此我决定取消任务。”
据知情人士透露,至少前泽友作可以自我安慰的是,他并未全额支付与SpaceX签订的合同款项。然而,该知情人士也指出,由于是前泽友作终止了合同,他也不太可能获得已支付费用的退款。至于他为这次任务实际支付的金额,目前尚不得而知。
dearMoon的发言人拒绝发表评论,而SpaceX方面也未对置评请求作出回应。
从巴斯奎特到BFR
现年48岁的前泽友作一直渴望进入太空。他起初是一名鼓手,后来成功转型为时尚界的高管,并在电子商务的浪潮中创立了日本最大的时尚零售商Zozotown。在2019年,他以3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Zozotown的多数股权。
尽管他在日本国内享有盛名,但在美国,他的知名度直到2016年才逐渐提升。这一年,他开始将财富投向艺术品收藏,其中包括两次以创纪录的价格收购纽约艺术家让-迈克尔·巴斯奎特(Jean-Michael Basquiat)的画作。据《福布斯》报道,到2017年,他的净资产已飙升至31亿美元。
大约在同一时期,前泽友作开始与SpaceX探讨月球之旅的可能性。据SpaceX的前员工透露,他与SpaceX日本出生的销售主管汤姆·奥奇内罗(Tom Ochinero)建立了密切的私人关系。奥奇内罗负责向商业客户和私人游客推广发射服务。据传,奥奇内罗甚至为了满足前泽友作的要求,尝试了辛辣的食物,这一举动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并最终促成了这次交易。
太空创业公司Epsilon3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劳拉·克拉布里(Laura Crabtree)表示,在前泽友作正式签署环月飞行计划之前,奥奇内罗精心安排了一次参观SpaceX位于加州霍桑总部的机会。这次参观让前泽友作亲眼见证了SpaceX作为一个“运转良好、运作周到的机器”的实力。
当时,克拉布里负责监督SpaceX的宇航员培训事务,她带领团队向前泽友作展示了BFR的模型,并详细解释了它飞往月球的轨迹。克拉布里表示:“我认为这是最令人激动的事情之一,我们正在建造一些前所未有的东西,而且我们找到了一个真正欣赏并渴望拥有它的客户。”
2018年9月,在霍桑举行的SpaceX新闻发布会上,前泽友作揭示了他为何选择资助一次将艺术家送往月球的非凡之旅,而非像其他太空游客那样仅为自己购买一张太空船票。他说:“如果巴斯奎特能够亲临太空,亲眼目睹月球的壮丽或地球的全貌,他会如何被触动?他又会创作出怎样的艺术瑰宝呢?”
这次精心策划的飞行计划预计将持续六天左右,期间,星舰将环绕地球一周,随后在月球的背面绘制出一个壮丽的“8”字轨迹。在宣布这个消息时,SpaceX精心呈现了一幅渲染图,图中一位优雅的女性小提琴手身着舞会礼服,漂浮在空中轻盈地演奏着音乐。她的身后是一扇巨大的玻璃窗,透过它可以看到宇宙的深处,她的前方则是一群沉醉于音乐的观众,整个环境仿佛将林肯中心音乐厅的爵士乐氛围带入了太空。
DSC0000.jpg

图片来源:前泽友作个人Instagram账号
新闻发布会结束后,身材不高的前泽友作与马斯克一同发布了一张特别的照片。在这张照片中,前泽友作坐在马斯克的肩膀上,前面则是一枚巍峨的火箭。
然而,在SpaceX的内部,虽然前泽友作的赞助无疑为许多原本看似遥不可及的研发项目注入了新的活力,但私下里,部分离职员工却表达了对项目能否如期完成的疑虑。克拉布里坦言:“我对此持怀疑态度,因为要让星舰实现载人飞行,我们还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与努力。”
色彩斑斓的太空服
在SpaceX忙于研发星舰之际,前泽友作也在积极为他的绕月任务以及登上全球舞台做着准备。2019年,他巧妙地利用推特平台,通过现金奖励的方式吸引了大批新粉丝,从而进一步扩大了自己的影响力。
2020年1月,前泽友作在网上公开寻找一位浪漫的伴侣,希望与其共同搭乘SpaceX的航班。他当时表示,由于前女友不愿与他一同进入太空,双方已经分手。作为一个经历过离婚并育有三个孩子的父亲,他决定拍摄一部纪录片,记录自己寻找伴侣的过程。然而,这一计划最终在月底被取消。
到了2021年3月,前泽友作宣布了一项新的竞赛计划,旨在实现他最初的愿景——将艺术家们带到月球之旅。他计划选拔八位幸运者免费加入他的飞行,共同创作促进世界和平的艺术作品和相关内容。
前泽友作并不打算等待星舰完全开发完成后再开始他的太空之旅。2021年12月,他搭乘俄罗斯联盟号飞船前往国际空间站,展开了一段为期12天的太空之旅。他甚至在那里为Uber Eats进行了广告宣传。
然而,据了解该项目的人士透露,前泽友作与SpaceX之间的紧张关系在2022年开始逐渐加剧。由于项目推迟的迹象越来越明显,双方开始在一系列问题上产生分歧。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这位亿万富翁与SpaceX就多个问题进行了讨价还价,其中包括前泽友作坚持要求的航天器内部木质饰面。SpaceX担忧这种定制设计可能过于易燃,且与公司一贯的设计风格相冲突。
此外,前泽友作还提出为宇航服设计一系列颜色的要求,这让SpaceX的工作人员戏称宇航员们将像太空主题电子游戏《太空狼人杀》中的角色。然而,SpaceX最终拒绝了这一要求,选择了全白色的太空服,因为有色面料中的色素可能引发热量和可燃性问题。
“充耳不闻”
2022年12月,经过四年多的筹备,前泽友作终于公布了dearMoon项目的最终名单,其中包括知名音乐人青木史帝夫(Steve Aoki)、韩国流行歌手T.O.P(崔胜铉)等八位代表,以及两名预备队员。
机组人员中有一位来自爱尔兰的摄影师,名叫里安农·亚当(Rhiannon Adam)。她透露,在2021年底得知自己被选中的那一刻起,她与其他队员便开始了紧张而密集的准备工作。他们相信,这项任务将彻底改变他们的人生轨迹,甚至可能改变人类的未来。在精神与身体上做好充足准备的同时,他们也同宇航员和亲人探讨了潜在的风险与应对策略。
与此同时,许多艺术家也积极投身于与任务相关的项目中,有些人甚至自费调整设备以适应太空环境。亚当表示:“就其所承载的意义而言,这无疑是具有里程碑式的,但同样也需要我们付出巨大的努力!”
然而,据知情人士透露,到2023年上半年,当SpaceX首次试射星舰之际,他们向前泽友作传达了一个消息:dearMoon项目的发射日期将推迟至不早于2026年。更令人遗憾的是,2024年3月,前泽友作在SpaceX的主要联系人、销售主管奥奇内罗离职,这无疑为项目带来了更多不确定性。
有报道称,一些项目参与者猜测,前泽友作在搭乘联盟号飞船体验太空之旅后,或许对太空探索的热情有所减退,或者他的决定是出于经济因素的考量。毕竟,到2024年,他的净资产已降至14亿美元,仅为2017年的一半。
在得知dearMoon项目被取消的消息后,亚当和她的同事们联名向前泽友作写了一封信,恳请他重新考虑这一决定。亚当称:“我们试图改变他的想法,因为我们认为这个项目的价值远不止于此。但他似乎对此充耳不闻。这不仅仅是一次月球之旅,我们肩负的部分责任是鼓励人们追求自己的梦想!”(小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