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发新帖

美国法官:币安创始人赵长鹏暂不能离开美国前往阿联酋

时间:2023-11-28 12:51 0 222 | 复制链接 |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当地时间11月27日,美国西雅图地区法官Richard Jones决定暂不执行允许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在明年2月宣判前返回阿联酋住所的裁定。
DSC0000.jpg

美方称赵长鹏到阿联酋有不回美国的“重大风险” 图片来自网络

美国检察官此前要求法院推翻允许赵长鹏返回阿联酋的决定,表示鉴于赵长鹏的大量资产,他与阿联酋的关系以及美国和阿联酋无引渡条约,存在赵长鹏不回美国的“重大风险”。
相关新闻

自首,认罪,史上最灰色华人首富,向美国告饶求放过
赵长鹏认罪了。
这条足以震动加密货币行业的消息是在11月22日被正式曝出的。媒体报道称,全球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及其CEO赵长鹏与美国司法部达成协议,对涉嫌洗钱的指控认罪。币安同意向美国当局支付超过40亿美元罚款,而赵长鹏个人也将辞去首席执行官职务,并支付5000万美元的个人罚款。
这也是继本月初FTX创始人萨姆·班克曼-弗里德(SBF)被判欺诈罪和共谋罪之后,又一位币圈的领军人物急速坠落。
早在去年,币安放弃收购处在悬崖边的FTX时,赵长鹏还发出警告,称币圈正面临着与2008年时类似的危机(指全球金融危机)。
而现在,这场风暴先刮到了币安和他自己身上。
DSC0001.jpg

当地时间11月21日,币安创始人赵长鹏离开西雅图联邦法院
创造神话的人
赵长鹏选择涉足加密货币行业有一些偶然因素在其中。
2013年的一天夜里,赵长鹏和币圈的资深从业者李启元一起打了一场牌。李启元是国内第一家比特币交易所“比特币中国”的创始人。两人谈论的话题自然少不了比特币。
在那时,比特币还是一个全新的概念,很多人甚至搞不清楚比特币到底是什么,又可能带来什么,但极具商业头脑的赵长鹏从中嗅到了机会。
没过多久,他毅然卖掉了在上海的房产,大举投资100万美金用于购买比特币。不仅如此,他还离开了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选择进入一家跟踪比特币交易的公司“Blockchain”,做技术负责人。
一年后,他又入职了加密货币交易所OKCoin,并担任首席技术官。由于与CEO徐明星在公司发展方向上产生争执,赵长鹏在Reddit平台(一个社交新闻站点)发布了一篇长达1600字的帖子,详细介绍了公司利用机器人提高交易量、伪造准备金证明和不透明财务的情况。作为回击,徐明星指责赵长鹏欺骗公司、学历造假、出卖公司利益等。
这场闹剧过后,赵长鹏愤然离开OKCoin,但OKCoin确实帮助他培养了在网络上“坐而论道”的能力,也让他有机会迎来自己的重要时刻。
在Blockchain工作期间,知名比特币布道者罗杰·维尔曾对他说:“如果不与金融机构发生联系,那么(比特币)风险和监管复杂性都会更低。”受此影响,赵长鹏开始研究更为“稳妥”的交易方案。
2017年,全球数字货币价值“疯涨”,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加入,不断上演着一夜暴富的剧情。面对巨大的财富增长前景,一向敢想敢干的赵长鹏不愿再躲在牌桌后面,于当年7月在上海创立了自己的交易平台——币安。
币安自称其商业模式非常简单,即用户可以在平台上交易多种虚拟货币,并且可以将其兑换为美元或者比特币,而币安主要靠收取交易手续费盈利。
短短半年,币安凭借每秒140万次的交易能力,吸引到了600万用户。一举窜升至行业第一,成为全球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也创造了加密货币行业的新神话。
游荡的亚洲首富
出生于1977年的赵长鹏是江苏人,父母都是知识分子,自幼家境良好。10岁时他随父母移民加拿大,大学毕业于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的计算机专业。之后他曾流转于多个国家工作,例如在东京股票交易所和美国彭博交易所从事开发交易软件的工作,并开始担任一些团队的管理者。
40岁那年,他靠币安一战成名。未料没多久中国便下达了“逐客令”。赵长鹏不得不“带着”币安开启“全球之旅”。
2017年9月4日,七部门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代币发行融资活动为“非法金融活动”,所有相关交易平台都需要在月底前清理关闭交易。
不仅是中国,海外很多国家也没有对赵长鹏笑脸相迎。
他先是带着服务器和币安员工迁往东京,驻足仅三个月后,日本金融厅下达了同样的“逐客令”。此后,由于在英国、美国、新加坡、欧盟等国家和地区均未取得合法牌照,他决定不再给币安重新寻找新的总部。
没有合法身份的币安已然成为一种独特的存在,它是加密货币玩家的“乐园”,但又难以直接触碰。币安不仅没有总部,甚至连办公室都没有。赵长鹏在线上管理着全球3000名员工。这种公司形态,似乎十分契合比特币领域“去中心化”的精神。
而赵长鹏也愿意在他的赛博世界里扮演神秘“中间人”的角色。除了推特,多数时候只能在币安的公司动态中窥见他的生活。他曾对外表示,“我坐在哪里,哪里就是币安的办公室。”
但币安仍然在使用OKR和KPI的考核体系,这也是中心化公司极具代表性的考核管理方法。《晚点LatePost》一篇报道中曾提及赵长鹏对此种矛盾现象的态度,认为“有目标不代表是中心化。”
居无定所也确实没有妨碍币安的野蛮生长,甚至实现了成功登顶。
2021年,区块链数据研究公司Arcane Research的数据显示,币安发行的加密货币上涨了约1300%。相比之下,比特币上涨了65%,而以太坊则上涨了408%。币安日交易额达到760亿美元,估值达3000亿美元。
随币安估值水涨船高的还有赵长鹏的身价。同在那一年,他以900亿美元的身价超越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登顶福布斯华人富豪榜。但他表现得并不在意,只是在推文中淡淡地评论道,“没有流动性的估值意义不大。”
果然,次年加密货币市场价值下跌约三分之二,赵长鹏的身价瞬间缩水了90%。
褪去神秘外袍
游荡的状态给了赵长鹏足够的“自由”,但却给不了他更多的安全感。
进入2023年,赵长鹏在推特发表了一份“年度计划”,其中第二条赫然写着:合规性,即获得牌照,给予他自己和币安一个合法稳定的身份。
这也是他在当前环境下最迫切的愿望。整个加密货币产业变得动荡不安,不仅全球前五的加密货币交易所FTX宣告破产,各国对加密货币的监管也不断收紧。
头部的币安和其创始人赵长鹏对这种冲击感受得尤为明显。
DSC0002.jpg

美国司法部官网披露赵长鹏涉案细节
今年3月,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指控币安及赵长鹏涉嫌非法交易。起诉书中指出,币安在没有按要求注册的情况下,违规向美国交易者提供加密衍生品。
5月,由于加拿大收紧了对加密资产交易平台的监管,币安宣布退出加拿大市场。
6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宣布,对币安及赵长鹏提出13项指控。面对指控,赵长鹏依旧选择了老套路“发推特”,推文以数字“4”开头。在加密货币领域里,“4”代表着“拒绝FUD、假新闻和攻击”,其中FUD是恐惧、不确定和怀疑的缩写。
然而在现实生活中,SEC甚至因为找不到赵长鹏在哪儿,而无法递交法律文件。最终SEC被迫请求法院批准以“替代方式”传递文件,也就是由币安和赵长鹏的代表律师代劳。
此前《财富》杂志曾报道,币安的竞争对手曾雇用私家侦探寻找赵长鹏,结果也未能成功。这名侦探怀疑币安雇佣了其他人来掩盖赵长鹏的过去和行踪,使他几乎无法被发现。赵长鹏曾在日本、马耳他、新加坡、迪拜等多国停留,行程飘忽不定。
但当赵长鹏现身西雅图联邦法院,并在认罪协议上签字时,标志着加密货币行业已被纳入中心化的监管范畴内,而他本人也被迫褪去了“神秘”的外袍。
目前美国法院允许赵长鹏取保候审,并可返回阿联酋的家中等待后续宣判。最终判决结果将等到明年2月公布。有报道称,因赵长鹏主动认罪,或将被判处不超过18个月的监禁。
不过,对币安来说,赵长鹏认罪或许意味着公司可以向着他期待的“合规”方向更近一步。币安的前全球区域市场总负责人Richard Teng将接任赵长鹏成为新CEO,他的主要任务是保障币安业务正常运作,同时在反洗钱、打击金融犯罪等领域加强与监管机构合作。
               
               
               
                    
                    
                    责任编辑:赵佳悦_NBJS2399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