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发新帖

城势丨淄博“退烧”

时间:2023-10-2 16:45 0 372 | 复制链接 |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DSC0000.jpg

题图
无论姜子牙,还是蒲松龄,都是淄博靓丽的城市名片。但很多人认识淄博,则从烧烤开始。 今年3月下旬,淄博烧烤突然火起来。随着互联网“病毒式”传播,越来越多人关注淄博,最终演变成一场场锲而不舍、旷日持久的接力赶“烤”路,就像是年轻人近乎狂热的“行为艺术”。
半年后,淄博迎来“退烧”。
9月20日,红星新闻记者来到淄博进行为期一周的走访观察。彼时中秋、国庆“双节”临近,但一如“五一”前后的火爆已难寻觅。
逐渐“退烧”,重归平静。那场始料未及的出圈,究竟给淄博带来什么?
DSC0001.jpg

9月22日中午,淄博市临淄区临淄大院,食客并不多
01“订单多了,司机比订单还多”
“不好干,火起来后,订单多了点,但司机比订单还多!”9月21日晚,在淄博市齐盛湖打车回酒店的路上,张斌向红星新闻记者抱怨生意“不好做”。
张斌今年5月开始兼职跑网约车。当时,淄博正火在风头,他下午5点下班就兼职跑车,跑到晚上11至12点收工。
尽管只是兼职,但张斌那时一个月能挣3000至4000元。“现在不行了。”张斌说,“北方城市不比南方,这边晚上10点多就没人了,店铺也关门了。”
“前两天,有几个游客让我拉到张店区的八大局便民市场,结果那边晚上10点就收摊了。”张斌说,现在,他一个晚上跑5至6个小时,每小时流水大概20块钱,一晚上总收入就100至120元。张斌的车是1.4T,还算省油,但扣除油钱后,他一个晚上纯收入大约50至60元。张斌说,电车好一些,120元流水能挣到100元。张斌也想换成电动车,但他毕竟不是专职的,担心“划不来”。
DSC0002.jpg

今年3月,淄博烧烤爆火出圈
43岁的杨燕燕开的是电动车,今年6月,她成为淄博一名网约车司机。“我之前在公司上班,公司关了才干这个。”杨燕燕告诉红星新闻,当她看到烧烤带火淄博后,就凑11万元买了这辆电动车拉客。
“火起来那会,我一天工作10小时,能挣300至400元。”杨燕燕说,当时可以月入过万,现在不行,“接你之前,我刚看了下,今天就拉了215元。和过去相比,一天减收100至200元。”
“火起来那会,我们也很烦,但现在,大家都怀念那段时光。”杨燕燕说,“那时,这单还没送抵目的地,另一单‘嘣’就出来了。当时,我们压根就不开拼车单,现在不开的话,单子更少。我们还是很需要外地人。”
DSC0003.jpg

高新区烧烤大院
在当地人印象中,“退烧”是从今年8月底开始,进入9月份后,基本回到火起来前的淄博。“可能大学生开学了,加上天气转凉,很多人骑路边的共享电动自行车。”杨燕燕说,北方凉得快,晚上10点多,淄博气温就已降至21摄氏度。
在淄博市张店区、高新区、临淄区等转悠,红星新闻记者发现,晚上10时许,街上人流、车流稀少,主城区逐渐没了霓虹闪烁。路边和街巷里的烧烤摊更是悉数收摊、关门。
DSC0004.jpg

9月23日晚10时20分,冷清的八大局便民市场
和张斌、杨燕燕不一样,于浩已在淄博开出租5年。于浩告诉红星新闻,火起来那会,他一天“跑500块钱没问题”,现在缩减了大约一半,“好的话,现在一天能跑300多块钱,也是火起来之前的状态。但现在跑300多块钱要比过去难很多。”
于浩说,刚火起来那会,很多人进来跑网约车,说“一天八小时,轻松三四百”。这样,大量人员涌入网约车行业。如今,人流退回到过去状态,但车子已没法再退回到火起来之前的状态。
“不只我们不好干,很多烧烤店也拼命往外转,但没人接手。”于浩说。
02长假生意稍好,但“回不到五一盛况”
“房间有啊,还有一半空着呢。”9月28日,在淄博市蓝钻国际开公寓酒店的林女士告诉红星新闻,“看来国庆长假可能也无法带旺淄博了,想回到今年五一假期的盛况,不可能了。”彼时,距离五一长假还有一周时,她的公寓就被抢订一空。
DSC0005.jpg

临淄大院
临淄大院被当地人普遍视为淄博火起来的源头。彼时疫情尚未消散,山东大学等在济南的高校学生被转移到淄博隔离,这里距离济南100多公里。返校上学前,临淄区党委政府请大学生在临淄大院吃烧烤。“大学生很感动,说等到春暖花开时,定相约再聚淄博。”于浩说,之后,疫情防控政策调整,3月份正是春暖花开时,大学生们就相约着一批批从济南坐动车到淄博“打卡”,不停在社交平台发“吃烧烤”的短视频。“病毒式”的裂变传播,引发更多人模仿和跟进。
淄博市委市政府反应很快,他们申请开通从济南、北京直达淄博的烧烤专列。一场罕见的接待“大战”,由此拉开。
“公务员、社区干部周末都上街做志愿者,负责送水、疏导交通、扫地。”于浩说,游客找不到地方住的,公检法等单位就把大院腾出来给游客“扎帐篷、落蚊帐”暂住。
官方数据显示,今年3月,淄博站每日抵达的乘客为2万人次,随后人数一度激增到5万人次。今年五一前夕,淄博官方预测有12万人次来到淄博,但光从淄博站累计发送的旅客就显示:五一期间,淄博站累计发送旅客人次高达24万,较2019年同期增长8.5万人次。
“像你这样一个人来,我们当时根本就不接待。”9月22日,在临淄大院一家名为老常家烧烤店里,工作人员不停地向红星新闻回忆今年五一的火爆场景,“一两个人也占个桌,一般我们不接待,而是把桌子留给更多的人使用。”
临淄大院内共有17家烧烤店,火爆时,大院里一天涌入2至3万人。“五一期间,这里全是人挤人。”老常家烧烤店的阿姨说,“当时,店里光是负责穿肉串的就7个人,现在只有2个人。”
“那时,我们上午11点就来穿肉串,穿到下午1点,肉没了。下午补充,继续穿。”前述阿姨透露,当时大家都排队吃烧烤,这桌吃完刚起,等吃的人就补充进来,一直忙到凌晨1至2点。一家店一天能接待上百桌。“都是年轻人,大家吃着烧烤,喝着啤酒,还有唱歌的。”说起当时的场景,阿姨就来劲。如今,烧烤店外帐篷下,各家各户密密匝匝并排着的烧烤桌上,空荡荡的。
DSC0006.jpg

9月22日中午,临淄大院内,食客并不多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9月22日中午,经营稍好的烧烤店,里头也就3至4桌食客,一般的就1至2桌,更多的店铺则没人光顾。
和记者聊天时,发现有游客走过,阿姨迅速起身揽客,但很多游客只是“好奇看看”。揽客失败,阿姨坐回老位置感叹,“回不到过去啰!”
DSC0007.jpg

文林烧烤店
张店区文林烧烤店是张文霞负责经营的老店,今年淄博烧烤火起来后,4月14日,当地成立淄博市烧烤协会,胡可担任协会法定代表人,陈强担任协会会长,张文霞作为协会会员代表在成立大会上发言。
“我其实没有从事烧烤这行。”会长陈强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说,“我是淄博电视台的,胡可是淄博广播电台的。”张文霞的烧烤店算是当地网红店,9月23日晚8时许,红星新闻记者在她店内吃烧烤发现,从一楼到二楼,包括包厢在内,共有20桌左右,但有超一半的桌子是空的。
“高峰时,我这里一天有70至80桌食客,现在只有30至40桌。”张文霞说,“淄博火起来后,有好有坏。”但“坏”在哪里,张文霞没说。不过,她的同行告诉红星新闻,“火起来后,市里很多地方都上了烧烤店,分食订单。”目前,像张文霞这样的老店经营还算不错。很多新店,随着人流退潮,晚上冷冷清清,只有1至2桌食客,有的老板干脆早早关门,甚至希望把门店转出去。
DSC0008.jpg

9月22日中午,临淄大院内,不少桌子都空着
不过,随着国庆长假到来,商家生意还是有些好转,但难再现五一时的火爆场景。
10月1日中午12时许,正是饭点高峰期,红星新闻记者以游客身份致电位于张店区泰美路的美食城以及位于高新区烧烤大院内的多家烧烤店,工作人员大都说:“没多少人,随时来都可以,不需提前预定。”位于高新区烧烤大院内的壹一烧烤店以及位于泰美路美食城的北部野营烧烤店工作人员均表示,晚餐在下午5点左右,他们就开始营业了,食客不需提前预约和排队,随时来随时就餐。文林烧烤店工作人员也表示,“国庆假期比平时好一些,但也没那么多人,需订包厢的话也还有。”
DSC0009.jpg

泰美路美食城
和烧烤店相比,住宿相对紧张些。位于柳泉路的汉庭酒店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这几天基本满客,但5日后就有多余房间空出来。”10月1日,在蓝钻国际开公寓酒店的林女士告诉红星新闻,“住宿方面,国庆长假是比往常好一些,但和今年五一相比,人流还是差了很多。”
03财富神话与一座城的未来
当淄博退潮,各种“后悔”和反思也多起来。在淄博走访,总能听到各种创造财富的神话:比如高峰期,一家烧烤店一天进账数万元。再比如,一个烧烤店的转让费,在当时高达50至60多万元,甚至更多……
DSC00010.jpg

淄博八大局便民市场
“火起来后,谁愿意转啊?大家都在赚钱,赚麻了。”一家烧烤店的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但也有例外的,我一个朋友就转出去了。”据他介绍,他朋友此前经营烧烤店长达7年,生意不温不火,就想转出去,转让费叫价20万元,但一直没能转出去。淄博烧烤火起来后,他朋友迅速把转让费提高到50万元,很快就转出去了。“现在,我每次碰见他,他总笑眯眯的。”这名负责人介绍,“朋友在高位时转出,但‘接盘的”要想回到当初的火爆,就不可能了。”
在张店区八大局便民市场,一个不足10平方米的门店,租金从过去一年不到1万元,飙升到一个月1.5万元。
“我这店租金是每月1.5万元。”一名在当地租店“开菩提籽”的小伙子告诉红星新闻,“现场开菩提籽,一颗40至80元不等。有点像开盲盒,游客新鲜好奇,如果开出一个不错的,游客还会买些链条挂起来戴在脖子上或作为饰品挂在背包上。人多时生意还行,现在光维持店铺和个人住房的租金都困难,我打算干到10月底就不干了。”
在八大局便民市场,红星新闻记者走访发现,一些门店开始转让或转回老本行。此前,一些服务于当地市民的门店,比如卖肉的、卖面条的或卖豆腐的,在外来游客突然涌入后,他们改卖当地特产,比如卖周村烧饼、紫米饼、炒锅饼以及淄博烧烤调料;如今游客退潮,他们重干回老本行。
DSC00011.jpg

淄博八大局便民市场,关门招租的店铺
7月31日,淄博市统计局官网发布的数据显示,2023年上半年,淄博GDP为2295.4亿元,按不变价格计算,同比增长5.3%。这低于淄博定下的2023年增速目标(5.5%左右)。
“烧烤救不了淄博!”互联网不时出现对淄博烧烤热的“冷思考”。与之一致的是,即便淄博烧烤最火的时候,当地也从未提及要将烧烤作为“城市主业”。“大家很清楚,一个地方发展不可能依靠烧烤带动。但淄博火起来后,我们确实想趁机把淄博的旅游资源推介出去,做好服务。”淄博市委一名科级干部和红星新闻交流时谈到,“未来,淄博发展还得靠工业支撑。”
如何做好老工业城市转型,这是淄博重点考量的。
“我们是鲁C,仅次于济南和青岛。”多名当地人和红星新闻记者交流时谈到,“过去,城市地位和车牌联系在一起。从中,你可看出我们淄博当年的荣光。”“淄博是一座全国全省重要的工业城市!”淄博市政府官网介绍,淄博作为工矿业开发较早的地区之一,近现代工业发展历史近120年……在全国41个工业行业大类中,有39个在淄博实现了规模化发展。此外,淄博陶瓷生产史逾万年,是中国五大瓷都之一、中国琉璃之乡,有“淄博陶瓷·当代国窑”的美誉。
DSC00012.jpg

号称“中国最美书店”淄博海岱楼钟书阁夜景
而近些年随着各种矿产枯竭、环保节能政策日趋紧缩,这座老工业基地城市面临巨大的转型压力与考验。实施新旧动能转换,实现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是淄博需要回答的命题。2019年3月,淄博宣布其GDP在2018年突破5000亿元,但随后,其GDP锐减约1500亿元。到了2022年,淄博全市GDP回升至4402.6亿元,全省位居第七,仍未回到顶峰水平。
“现在至少很多人都知道我们淄博了,我以前出差开票时,‘淄博’二字,服务员都不会写。”于浩说,淄博火起来后,他带着家人去了趟河南新乡玩,结果人家一看他车牌就叫起来了,“哎呀!鲁C,淄博啊!”
红星新闻首席记者 韦星 发自山东淄博
编辑 张莉 责编 任志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