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发新帖

继每日优鲜、蜜芽宝贝后,曾经的“独角兽”寺库也人去楼空?

时间:2022-8-17 19:27 0 343 | 复制链接 |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文丨一橙
  出品丨网易科技《态℃》栏目组
  今日,有媒体消息称,位于三里屯路的寺库北京线下体验中心(寺库总部)整座大厦几近人去楼空。据安保工作人员透露,寺库大厦从半年前就开始搬东西,现在大厦1-4层均已搬空,仅剩5层有部分工作人员。
  对此,寺库方面否认了这一说法。并表示,“目前办公面积并未缩减,属于正常办公状态,还有几百人在公司办公。”
  但从2021年11月3日寺库股价首次跌破1美元后,业界就有很多人担忧寺库能不能熬过2022年?
  去年底,就有在寺库平台寄售奢侈品的用户进行投诉,寺库在商品售出后迟迟未将货款打进用户的账户,一些用户甚至已经等了半年之久,钱始终都未到账。与此同时,还有消费者反馈,在寺库平台购买商品后超过一个月没有发货,无奈申请了退款,结果却是退款迟迟未能到账。
  在小红书社区,已经出现“寺库退款”的相关词条,很多用户反馈寺库平台出现不发货不退款的问题,甚至出现了如何在寺库办理退款并进行维权的相关教程。
  今年7月以来,除了寺库以外,还有每日优鲜、蜜芽宝贝等曾经集万千宠爱的“网红公司”,相继跌落了神坛。
  从曾经的独角兽到如今被传疑似跑路,从融资过亿到如今主动关服停运,从红极一时的明星公司到需要靠裁员缩减开支,这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跌跌不休,寺库能挺过2022年吗?
  作为“中国奢侈品电商第一股”,寺库也曾红极一时。
  寺库以奢侈品销售、鉴定以及养护起家,于2008年成功转型奢侈品电商。在当年的奢侈品电商热潮中,寺库不仅在珍品网、走秀网、尚品网等一众奢侈品电商玩家中杀出重围,还于2017年纳斯达克风光上市,背后更是汇聚了IDG、BAI贝塔斯曼,银泰资本、华人文化、平安创投等众多知名投资机构。
  但随着寺库纳斯达克成功上市,公司情况却急转直下,股价跌跌不休。
  2018年,寺库开始谋求自救,进行了品牌升级,从奢侈品电商转型为精品生活方式平台,开始四处“跑马圈地”。
  公开信息显示,寺库相继布局了线下店(自建、入股中服免税)、社群零售(库店、BuyBuy商城)、寺库金融(库支票、及与玖富合资),以及寺库艺术、 寺库智能、寺库农业等诸多“业务板块”,平台上甚至卖起了吃、喝、玩、乐的产品。
  但从寺库财报可以看出,奢侈品销售在公司的总营收中占比长期超过90%,这一多元化政策显然并不成功,反而耗费了大量资金,导致寺库的亏损不断扩大。
  寺库2020年净亏损为7186万元,同比下降146.35%,而到2021年,亏损数字扩大到了5.66亿元,其GMV、活跃客户数、订单总数、营收毛利润等多项指标均同比下滑。寺库上市以来,从巅峰时期的市值7.7亿美元,到如今市值缩水近98%。
  经营不善的同时,寺库还面临着极为严峻的信任危机。
  据网经社“电数宝”电商大数据库显示,寺库” 2021年整体消费评级为“谨慎下单”。而2022年上半年,“寺库”还疑似存在退款问题、网络欺诈、发货问题、退换货难、订单问题、网络售假、信息泄露、冻结商家资金、售后服务、虚假促销等问题。
  近年来,寺库更成为了供应商口中的“老赖”。有些供应商已经提起诉讼,甚至申请对寺库进行破产清算。
  5月10日,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消息,北京寺库商贸有限公司(简称:寺库)新增一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法院为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立案时间为2022年5月9日,执行标的为1742万元。
  同时,北京寺库天下投资有限公司新增股权冻结信息,股权数额100万元,被执行人为北京寺库商贸有限公司,冻结期限自2022年4月28日至2025年4月27日,执行法院为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网经社电子商务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高级分析师莫岱青表示,自身业绩与股价双双低迷,同时,又因资金问题而负面缠身,这种内外交困的处境对任何一家电商平台而言无疑都是危机。
  他谈到,“即使‘奢侈品电商第一股’寺库徘徊在生死边缘,但也还是不乏后继而来的奢侈品平台出现,但如果平台不妥善解决品牌授权、货源、服务等问题,估计也很难能吃到一口蛋糕。”
  二、从每日优鲜、蜜芽宝贝到寺库,曾经的“独角兽们”怎么了?
  资金链断裂、裁员降薪、拖欠货款、关服停运……不到两个月,每日优鲜、蜜芽宝贝、寺库这些曾经的百亿“独角兽们”,都相继跌落了神坛。
  究其深陷泥潭的背后原因,便是资本、流量和盈利之间的撕裂。
  资本红利背后是非常冷酷的代价。
  不管是每日优鲜、蜜芽宝贝还是寺库,曾经都在资本市场感受过狂欢开局,动辄融资金额就可轻松过亿,烧钱冲规模抢市场是惯性操作。但当流量红利消失,电商竞争格局稳定,“烧钱换流量”的故事也就不再性感,学不会如何赚钱的企业难免将迎来“集体陨落”。
  有媒体统计,在每日优鲜被爆“熄火”前,已经累计烧光超过100亿元。在连续亏损下,曾经的“伯乐”腾讯也选择了“全面撤退”。脱离源源不断的资本投入,戳破似是而非的投机泡沫,无法盈利的每日优鲜,想必终局只剩灰暗。
  与此同时,独立电商究竟算不算得上个好生意,还是个未知数。
  经营不善的同时,寺库还面临着极为严峻的信到危机。
  她提到,不是综合电商打败垂直电商而是综合电商拥有算法能力之后,可以让垂直人群在综合电商上看到垂直内容。“市场上很多垂直电商忽然一下倒闭了,外界犹如惊弓之鸟。”
  不管是母婴电商、奢侈品电商还是生鲜电商,都是垂直电商的一个品类,目前来见全球垂直电商都很少有成功案例,正因为垂直电商的获客成本和经营效率过低所导致,在综合电商面前类似螳臂挡车,无法真正与之相抗衡。
  莫岱青以寺库为例,“近年来,阿里、京东等综合电商发力奢侈品市场,加上奢侈品品牌方也加速在中国的数字化进程,对于寺库等来说是强大的冲击,众多玩家分羹奢侈品市场也削弱了寺库这类垂直电商的的优势。”
  随着短视频巨头的杀入后,留给独立电商的时间和机会也更加渺小。
  例如在二手奢侈品赛道,2021年12月,快手电商宣布开放二手服饰、二手时尚服饰等一系列二手品类上架直播间;有媒体报道,2020年抖音二奢品类GMV达30亿左右,二奢平台几乎全部入驻抖音直播间。
  与时代失之交臂,分羹者又在源源涌入,随着曾经的百亿“独角兽”不断梦醒,留下的公司不仅要考虑如何跑得更快,也必须跑得更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