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龙网 门户 查看主题

需对陆运特许管制署进行脑移植

发布者: 菲龙网新闻部 | 发布时间: 2017-9-5 23:58| 查看数: 1863|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马尼拉标准报社论)

有没有人能够帮助我们摆脱困境,并且换掉陆运特许管制署(LTFRB)的领导吗?

我们诚恳地向杜特地总统以及国会提出这一请求,甚至恳请神父们为这令人失望的机构的办公室内进行驱魔仪式。近来,该机构的唯一目标似乎是想让乘客的生活更加凄惨。

杜特地总统于2016年12月开除了92名陆运特许管制署(LTFRB)和陆运署(Land Transportation Office)的员工,他应该答应公众的请求,并在名册上增加三个名字:主席马丁·德尔格拉(Martin B. Delgra III)、该署的成员罗纳尔多·库尔普斯(Ronaldo F. Corpus)以及艾琳·立扎达(Aileen Lourdes A. Lizada) 。

当他们取缔运输网络公司Uber和Grab时,我们已经目睹了这些官员是如何牺牲乘客的便利来运用该机构的权力。Uber和Grab唯一的罪行似乎就是为乘客提供一个更干净、更轻松、更愉快的旅程,而不是由滥用司机所行驶的肮脏、不便的出租车。如果其目的地并不合意,他们便会索取计价表上额外的车费 ,或者简单地挥挥手拒绝乘客的要求。

直到最近,陆运特许管制署因为Uber的行政违规行为而命令Uber停止一个月的运行,该署丝毫不考虑这种行为将为乘客和Uber司机带来痛苦。该例子是彰显陆运特许管制署扭曲行事方式的主要例子。

起初,我们把事件归咎于卢德主义者(Luddite)不明白的新技术,从而给他们带来别扭。 但越来越多的问题在德尔格拉(Delgra)向乘客提出他们应该向滥权的出租车司机强调他们身为乘客的权利。

从来没有对乘客表示同情的德尔格拉表示,乘客应该采取措施以改变拒绝乘客以及索取额外车费的的士司机的文化。

德尔格拉说:“社会的特性发生了变化,所以当你招出租车时,你预计自己将被拒绝。乘客必须向计程车司机要求服务。 在向陆运特许管制署投诉之前,您必须声明自己作为乘客的权利。”

德尔拉格还敦促公众向这类司机提出异议。

不过新时代党代表贝尔纳黛特·埃雷拉·李(Bernadette Herrera-Dy,译音)表示,身为一个在运输服务提供者方面具有责任的执法机构,陆运特许管制署“应该处理这些相关的计程车服务问题,该计程车的司机不遵守陆运特许管制署发行的特许经营权条款。”

Angat Tayo党团众议员尼尔·阿巴扬(Neil Abayon)则表示,陆运特许管制署长的声明是“不协调的”,因为是出租车公司必须满足乘客的要求,而不是相反的关系。

他说,“所以我不明白为什么必须是乘客主动‘主张’他们的权利。”

他说:“在德尔格拉署长的心中,出租车可以不为其违规行为负责,因为身为乘客的我们没有主张我们的权利,而运输网络车辆服务则因他们没有遵守法律和陆运特许管制署的占领,就必须接受该署的处罚。“

埃雷拉·李补充说,当德尔格拉敦促乘客向滥用司机提出有效的投诉时,他似乎被“误导”了。

她说:“他应该为乘客服务,但看起来更像是在为别人服务。”

与此同时,因为陆运特许管制署针对Uber,使得它停止与巴石(Pasig)市政府的联合项目。该项目打算开发一个应用程序让公共汽车的乘客可以看到所有巴石市巴士的所在处,帮助他们决定什么时候走到最近的公车站。

陆运特许管制署成员立扎达表示,该署必须知道项目的所有细节,该项目才能进行。这又是一个再次将官僚作风放在首位,把乘客的便利位居于后的例子。

然而,如果陆运特许管制署并不是为了乘客的便利在工作,那该署是为了谁的便利在工作?

我们只能注意到,全国最大的出租车公司之一的业主和菲律宾国家出租车商协会(Philippine National Taxi Operators Association)会长冯·孙泰(Bong Suntay)于7月份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出租车司机有时会拒绝乘客的原因,是如果前往目的地的路上交通堵塞,如利未苏惹(Divisoria),出租车司机会做一些计算,并决定乘载该乘客的利润是否足够。

该声明证实了出租车司机拒绝乘客的做法,这是不被陆运特许管制署所允许的。 但是我们有听到陆运特许管制署为此事发出声明吗?

也许这是国会在建议陆运特许管制署变更的事上应该调查的事情。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