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龙网 门户 查看主题

小马把国安顾问也换了!

发布者: 菲龙网管理员8 | 发布时间: 2023-1-18 09:37| 查看数: 343|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作者:华清(原载于《世界日报》)

ABS-CBN新闻1月14日下午1时53分报导:马拉干鄢(上)周六宣布,前内政部长阿诺是新国家安全顾问,取代克拉里沓˙卡洛斯。

总统通讯办公室(PCO)发表的照片显示,阿诺由马科斯总统监誓就任。

PCO说,卡洛斯“决定继续从事她的学术生涯”,“参加众院国会政策和预算研究部(CPBRD),它给予该议院‘在制定国家经济、财政和社会政策的技术服务’。”

卡洛斯在另一个声明中说:“我认识到,继续作为总统的国安顾问不再是政治。”

她补充说:“我决定转到另一个机构,我在外交、国防和安全政策上的专长会有用,我将继续帮助建设一个更好的菲律宾。”

阿诺的委任,一前军队首长,在菲武装部队和国防部上周更换领导之后到来。

由于前内政部长(也是一名前总参谋长)阿诺的出任国家安全顾问是在继森蒂诺将军在一月七日复任总参谋长和总统和平、和解和团结顾问(也是一名前总参谋长)在一月九日出任国防部长之后发生的,不言而喻,自然引起人们的注意和揣测。从一月七日至十四日,仅一星期期间,国家的军队、国防和国家安全的三个最重要的安全职位即相继易帅,而且接任这三个机要职位的都是武装部队的前总参谋长(包括复任的森蒂诺),同时他们又都是前总统杜特尔特时期的总参谋长,这就既有趣也有意思了。没想到,小马竟是如此信任和重用老杜的军事人马。

还必须指出的是,阿诺是在马科斯总统在一月十五日上午启程赴瑞士出席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前一天被委任为新的国安顾问的,可说是他在临行前作出的决定。意思是说,其国安顾问的易帅是赶在他一月十九日结束瑞士之行回国前完成的。换句话说,它甚至不能多等几天,在他回国后才委任,显得有点紧迫。

另一方面,根据被取代的前国安顾问卡洛斯在阿诺被委任替代她的职位之前二天,即一月十二日,还在谈论菲律宾将研究中国提出的同菲渔村建立伙伴关系之建议的情况看,当时敢情还不知道其国安顾问的职位即将被阿诺取代。对她来说,小马的这一决定应该也是很突然的,是她料想不到的。因此,有理由相信或推测,卡洛斯的被取代,同前总参谋长巴加洛中将和前国防部长法乌斯蒂诺之被更换和取代是有关系的。意思是说,直至前国安顾问卡洛斯也被更换了,小马这次对军队、国防、国安的领导之改组才算完成。也就是说,卡洛斯的更换,应该也是这次改组的组成部分。

不过,对于卡洛斯的被更换或她的辞职,也有这么一些报导:

在询问者网1月16日午后12时20分的一个报导,当被问及卡洛斯的被替换是否由于同军官们的不和,菲武装部队发言人未德尔˙亚义拉上校说,一些军官可能未能同该前国安顾问发展良好的关系。

而据GMA新闻在线1月16日上午8时2分的报导,马科斯总统在谈到卡洛斯时说,她发现她的职位“有点政治性”,因为她的确不习惯这样,她是一个退休的“学者”。

此外,还有询问者网1月15日清晨5时30分的报导,也谈到卡洛斯的问题:

关于卡洛斯的最终离去之谈,自马科斯在2022年6月8日宣布她是他的国安顾问选择以来,已在亚银那洛军营流传,因为她没有现役和退休的军人之支持。

马尼拉的安全智囊团,国际发展安全公司创始人切斯特˙加巴沙称,卡洛斯的命运已“被预期和注定发生。”

加巴沙说,“她作为国安顾问关于人类安全的政纲没有达到马拉干鄢的预期,鉴于在我们的后院超级大国加紧的权力游戏。”

他补充说:“全是词藻,不符合在西菲律宾海现场的安全烦恼。”

加巴沙说,“她对实际情况的缺乏经验和对理论框架的依靠,使之成为其批评者的笑料,因为她像在课室内教书那样地作业。”

以上三则关于卡洛斯的被更换或辞职之报导,当然有一定参考价值或根据,但应该不是全部或主要的原因,因为它们未能解释为什么她的被取代恰恰发生在前总参谋长巴加洛和前国防首长法乌斯蒂诺相继被更换之后。事实上,卡洛斯是小马在未宣誓就任总统之前,在六月八日就决定和宣布要委任的国安顾问,她的学者出身和不习惯于政治,小马理应早就了解和加以考虑。

再看小马对重新委任森蒂诺将军作为总参谋长取代巴加洛中将的解释。

据询问者网1月16日清晨5时30分的报导,马科斯总统周日(1月15日)说,委任森蒂诺将军为菲武装部队首长是解决军事组织的资历问题和提高士气的一个办法。

在赴瑞士途中的总统飞机上同新闻工作者短暂的相聚中,马科斯说:“我们在合理化(菲武装部队)的资历。森蒂诺有四星,巴加洛有三星。”

他说:“所以我们需要处理它,因为它会在下层制造麻烦。”

小马所指出的森蒂诺将军有四星,巴加洛中将有三星的资历差别,当然是有根据的,是事实,因为在巴加洛中将于二○二二年八月八日被小马委任为总参谋长时,被替代的当时的总参谋长森蒂诺还未到退休年代(二○二三年二月四日),因而在从总参职位下台后仍留在军中服役,而其四星上将的军队是比在任的总参谋长三星的巴加洛中将还高一级,这样的情况确是有点尴尬,不合理应予解决的。问题是,这一情况小马在二○二二年八月八日决定委任巴加洛中将为总参取代森蒂诺将军时本就存在,他也知道,为什么要等到五个多月才

加以改变和“合理化”呢?

因此,这样的解释确是有点牵强,未能释清人们对最近军队和国防领导的突然易帅之疑虑。而卡洛斯对小马这次迅速又果决的涉及国家安全的易帅决定,作为负责国家安全的她应该不无责任吧。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