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发新帖

[特稿] 中国人在菲开设“血汗渔场” 菲律宾经济的残酷底层物语

时间:2018-8-8 17:57 0 2262 | 复制链接 |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7月30日,据媒体报道,15岁的受害者声称一名中国老板在菲开设“血汗渔场”,在华社引起一片哗然。无视员工生存权利,劳动环境污秽不堪,劳动时间严重超时,工薪低廉的“血汗工厂”在菲律宾存在并非今日始。2015年5月13日,马尼拉北部郊区——巴伦苏埃拉市橡胶拖鞋厂火灾致72人遇难。幸存者门多萨说,工厂工作条件恶劣,他每天上班12小时,一周7天,没有休息,一月仅挣3500比索。

批判“血汗工厂”是全世界媒体共同的洁癖,曾经,笔者跟很多人一样,一看到媒体报道“血汗工厂”就会义愤填膺。工人在那么恶劣的环境中工作,收入还那么微薄,那些老板简直就是黑心透顶,活脱脱一个当代周扒皮。后来,笔者看到,在很多发展中国家,这种当代周扒皮大有人在,而且很多人乐意在“血汗工厂”工作,为什么?推断的理由很简单,这些“血汗工厂”里的工人选择留下来,自然是因为没有找到更好的工作。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菲律宾的国土上,只要有工厂在的地方,就会有“血汗工厂”的斑斑血迹。那么疑问就来了,为什么菲律宾会有“血汗工厂”存在呢?全球化的今天,“血汗工厂”在发达国家逐渐销声匿迹,却频繁地出现在新兴发展中国家,尤其是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拥有廉价、年轻劳动力和得天独厚的战略位置,毫无悬念地成了“血汗工厂”滋生的温床,一旦生根便野蛮生长,迅速崛起。

2011年,奥巴马在一次聚餐中问当时在世的乔布斯:“为什么不能在美国制造产品?为什么不能把这些工作机会带回家?”乔布斯的回答非常明确:“这些工作机会是回不来的。”成本问题是其中的关键。一位苹果高管曾说,“美国早已不再供应我们需要的工人了。”根据外包公司的分析,成本200美元的iPhone放在美国生产成本会升至350美元。企业为控制成本,必然要在劳动力价格低廉的地区进行生产。制造业的跨国转移是经济发展的规律,不是奥巴马“想劝就能劝回来的”,因此,很多世界品牌将自己的“血汗工厂”转移到了新兴发展中国家。究其根本,是发达国家资本市场对欠发达国家乃至发展中国家劳动力由来已久的偏爱;《金融时报》社评作者蒂姆•哈福德曾刊文表示,“血汗工厂”的工人会为了低报酬在恶劣的条件下长时间工作,原因只有一个:其它谋生之道比这更糟。对于欠发达国家而言,这更是一个悖论。而从根源上来说,“血汗工厂”赖以生存,其实是因为背靠着一个贫瘠的国家。消除贫困成为菲律宾政府纲领性的热词一年又一年,然而消除贫困自上而下的渗透速度却好像被堵住了嗓子眼,风刮过,热闹一段时间,也就自然消亡了。为赚钱养家,菲律宾的底层工人在就业上的选项十分有限。对于他们来讲,充其量只能是在“血汗工厂”或者是失业之间进行选择;菲律宾的经济环境是资方的天下,资本家们拥有不可想象的权利和自由,资方对于产业工人的压榨和欺辱几乎是肆无忌惮的,产业工人的地位目前是弱势群体,自己的利益难以得到保障,遇到问题,几乎没有一个组织或部门能够及时帮助工人解决。这些工人是处于城市社会的最底层,他们虽然辛勤劳作,但还是经常遇到就业受刁难、安全无保障等问题,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每日辛苦工作,以个人的诚实劳动换取饱蘸汗水的微薄报酬,他们为这个社会做着默默无闻的贡献,但却得不到理应受到的社会的尊重和关爱。

菲律宾一方面是“血汗工厂”的受害者,另一方面却不得不继续维持这种制度以获得经济增长,从而早日结束这种制度。现实很残酷,但要想得到改观,道路依旧漫长。这样的事实让我们很无奈,但是我们却无能为力,我们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但是我们无法改变千千万万菲律宾底层民众的命运,因为他们在整个菲律宾发展进程中是微不足道的,这也是所谓的宿命,他们这一代或者下一代人注定是被菲律宾经济滞后牺牲的一代,在当代菲律宾的缓慢转型过程中充当原始积累的棋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