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龙网 门户 查看主题

外资公司从菲电信双巨头取得了超额利润

发布者: 菲龙网编辑部7 | 发布时间: 2017-12-6 18:04| 查看数: 4519| 评论数: 1|帖子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作者:RIGOBERTO D. TIGLAO(译自《马尼拉时报》)

在10月30日的专栏中,我指出了为何我们国家会拥有如此糟糕的电信业务,一个主要的原因是菲律宾的电信业务已经被菲长途电话公司(PLDT)和环球电讯公司(Globe)两大电信公司垄断了。

PLDT和Globe几乎把所有的利润都分配给了他们的股东,只留下了一点点预算用于改善他们业务的基础设施,而降低消费价格就更不用说了,毕竟这样会降低他们的利润。这就与其他菲律宾企业集团所做的事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例如施至成的SM集团、生力集团(San Miguel)及吴奕辉的JG顶峰控股公司。

从2005年到2006年,PLDT的分红总计为64亿美元,而Globe电信公司则为24亿美元。这与SM集团的15亿美元、生力集团的12亿美元和JG顶峰控股公司的2.15亿美元对比相差甚远。

这些数据来源于这些公司的公司报告。

会不会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呢?

有的。这些超额利润(从经济学上来讲就是在垄断性行业中,超出正常范围的利润)的大部分都被带到了香港、新加坡、日本及世界其他富裕的国家。

印尼三林集团(Indonesian Salim)和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绝对都可以掌控我国的电信业。

这是因为菲律宾两家电信公司的最大所有者是外国投资人,这违反了宪法对公用事业所有权40%的限制。

印尼三林集团

由印尼大班林逢生(Anthoni Salim)掌管的第一太平有限公司(First Pacific Co. Ltd.)掌握了PLDT 25.6%的股份,而日本电信电话公社(Nippon Telegraph and Telephone Corp.)则拥有20.3%的股份。日本电信电话公社是日本的国企,日本政府则是该公司最大的股东。另外13.4%的股份则为世界上富有的外国投资人所有,他们都是通过当地或纽约证券交易所获得的。

根据2016年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报告,菲律宾最大长途电话公司PLDT的外资所有权达到了59.3%,超过了宪法所规定的40%。

另一方面,新加坡电信公司(SingTel)拥有Globe电信公司的47%股权。SingTel几十年来一直垄断着新加坡的电信业。该公司主要拥有者是新加坡政府的投资公司——淡马锡控股私人有限公司(Temasek)。因此结论就是,新加坡政府是Globe电信公司最大的股东,而背后的老大无非就是新加坡的首脑,李显龙总理,新加坡第一任总理李光耀的长子。

Globe电信公司另外15%的股份是由股市上的外国投资者所拥有。

让我捉摸不透的是,由我们的精英分子所拥有的亚耶拉集团(Ayala)在他自己国家的电信业竟然只是充当了配角。该集团只持有Globe电信公司普通股的30%。

因此,外资拥有Globe电信公司62%的股份,一样也远远超过了宪法限制的40%。(更准确地说,外资本身也持有亚耶拉集团的36.5%股份,这意味着外资拥有Globe电信公司11%的额外间接控股,这将使Globe的外资所有权达到了73%。)

第一太平和新加坡电信公司也在其年报中证实了正在将Globe和PLDT两家公司的超额利润带到国外。

第一太平的报告显示,PLDT从2005年到2016年的收入总计为21亿美元。如果按照其官方报告的25.6%股权来计算,收入甚至比自己公司的16亿美元还要大。

重要的是,这使得第一太平有限公司从其在雅加达全资拥有的印多福(Indofood)食品有限公司14亿美元收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印多福是全球最大的面条制造商,也是三林集团的珍宝。这收入确实是超额利润。

同样,新加坡电信公司的年度报告显示,Globe电信公司同期收入为16亿美元,大于其计算中使用的47%股份应得的11亿美元。

包括其他小型海外投资者在股市的收入,PLDT和Globe的垄断对于外国公司来说简直是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巨大赚钱机器,从2005年到2016年总共对外汇出了53亿美元。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是两家都是垄断性公司,而且是利用市场上的垄断和有限的自然资源(用于传输手机信号的无线电频谱)。

每年5亿美元

这53亿美元是什么概念?这意味着在12年中,外企每年会带走5亿美元左右的金额,或每年平均外国直接投资本国10亿美元的一半。这些外资公司已经完全收回了他们在电信双巨头投资的15亿美元。

想象一下,如果菲律宾政府能够像亚洲大多数国家一样成为电信公司的主要拥有者,那一切可能就会不一样了。

例如,新加坡电信公司一直是淡马锡控股私人有限公司主要投资者,现在已经拥有了近2000亿美元的投资,并启动了新加坡的许多工业项目,如修船造船、新加坡航空、钢铁厂,甚至是鸟类公园。

这些我基于公司报告所作出的数据,应该能够纠正我们对于外国投资仅仅是资本的流入这种天真甚至是愚蠢的观点。这些显然不是赠款或回拨,而是外流。

因此,大多数亚洲国家(除我们以外)认为,政府有必要确定这种外流是否是从国外使用这些资本或者他们带来的技术的有效支付方式,才能允许他们在国内运作。

大多数外国公司,如PLDT和Globe,也用他们从当地投资的信贷市场筹集资金,这很容易达到他们所要求的贷款,因为这些贷款将由他们国外的持股公司担保。这对当地的一些企业家产生了排挤效应。举例来说,如果是新加坡电信公司做担保,有哪家银行不会考虑同意贷款给Globe呢?

基于以上原因,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都有强大的官僚机构来决定一个特定的外资是否有利于本国。无一例外,电信、发电等公用事业都是留给本国人民的,不仅仅是因为这类企业涉及公民的直接福利。

而在菲律宾,我国领导人可能是因为难以想象的巨大经济收益,所以允许了外国人利用这非常有利可图的公用事业,从而导致垄断。

我们实际上是亚洲唯一一个允许外国人主导这样的战略性行业,而这些电信行业却为我们提供了最差的服务和最昂贵的费用。

(曾华辉译)

最新评论

非同小可 发表于 2017-12-7 12:39:54
so what?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1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